快樂的沙漠

關於部落格
這是我非常喜歡的一段聖經經文:賽35:1~2"曠野和乾旱之地, 必然歡喜, 沙漠也必快樂, 又像玫瑰開花。必開花繁盛, 樂上加樂, 而且歡呼. 利巴嫩的榮耀並迦密與沙崙的華美 ,必賜給他, 人必看見耶和華的榮耀 我們神的華美。
  • 184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NOV_11_無論紅黃黑白種

之前靜娟一直覺得很孤單:一個人住、一個人去法語教會、一個人接待短宣隊、一個人帶團契、一個人去華人比較多的校區傳福音….每 每同工隊開會時,這些呼召來向法國人傳福音的美國同工們沒有負擔、也沒有心力更多了解華人事工,我常有抽離與孤立的感覺。我心想:「要嘛我一直維持現況, 然後孤單至死;要嘛我選擇改變,融入整個法語環境、加入法語事工。」思考之後,我決定不要死,而是選擇改變,與大家一起為基督活下去。因此,這學期起,我 學習突破信心領域,不再是被動或偶一為之,而是採取主動用法語傳福音。我感受到神喜悅我的改變,在校園裡總能遇到各式各樣的人,他們來自法國、越南、泰 國、巴西、阿爾巴尼亞、義大利、希臘、羅馬尼亞。一天學生班班跟我說她在學校的好朋友是日本人,真希望可以跟她們傳福音。我在為此禱告時,突然想起第一個五旬節~上帝降下聖靈,使徒們用各地的方言說話,為的就是要使來自四方的猶太人可以認識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就是神所設立的基督。在巴黎,每天都會像當年的五旬節,群集世界各地的人。靠著聖靈的大能,使用法語(一種方言),單單傳講基督,就能接觸萬族萬民,這不是很讚嗎?這實在是住在巴黎的絕妙特權。

一天我和Rudy在 學校餐廳傳福音,遇到一位阿爾及利亞的學生,這位害羞的男孩的回答總是非常簡短,但很誠懇。他說他是位「不太認真」的回教徒,也不太了解自己在信什麼。順 著他的話,我接著說:「對呀,我也是來有傳統民間信仰的家庭,跟著信、也跟著拜,但一直有很多懷疑,直到我遇見耶穌。」「那妳是怎麼信耶穌的呢?」哈利路 亞,太棒了,回教徒主動問我怎麼信耶穌。我就開始分享我的得救見證,上帝如何透過耶穌的犧牲,向我顯明祂的愛,並且樂意做我的父神,直到永生。自小接受天 主教教義的Rudy則接著講他大學時代的教會牧師如何鼓勵他透過「信心」來接受基督的救恩。Samir一直非常認真地聽。用完餐之後,他還邀我們到外面曬太陽,他想知道更多。最後我們和他分享詩篇103篇,並為他禱告,求神啟示祂自己是滿有慈愛滿有憐憫的神,要救我們脫離罪與死,在祂的恩典中喜樂。

說實話,在巴黎傳福音,較能有深入對話的是回教徒~因為他們大體對創造天地萬物的主有概念;許多國際學生或多或少也都能聊個幾句。但最難接觸的是「道地的法國人」(français-français), 若問他們是否相信有神,這些年輕學子通常會張大眼睛,非常驚訝地說:「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這非常不切實際」;或是來個法式聳肩,翻個白眼,不置可否地 說:「誰知道呢?但目前我沒有興趣,或許以後再說吧」。真正聽過耶穌事蹟的非常稀少,有興趣的是零。靜娟一方面為我是第一個和他們分享福音的人感到萬分榮 幸;一方面也為這地屬靈光景的荒涼感到莫大的悲哀。根據Operation World的資料,法國福音派基督徒僅有0.8%,比巴基斯坦(1.5%)及沙烏地阿拉伯(0.9%)還低。同工們非常努力地禱告、傳福音,但到目前都還沒有得到真正福音的果子,而每隔週二晚上舉辦的「soirée refresh(更新之夜~主要針對基督徒的造就與凝聚的團契)會來的都是非洲學生、美國學生。渴慕永生的法國人啊,到底在哪裡呢?

我所參與的法國教會,約有100個會友。每週一的禱告會,僅有零星數人出席。若是那對年高80歲的法國老夫婦沒來,常常都是幾個非洲的弟兄姊妹和我在撐。一些我認為很自然的屬靈原則或習慣好像在法國就會成為天方夜譚,我總會聽到讓我覺得「不太基督徒」的回應:

禁食禱告~怎麼可以用此威脅上帝呢?
持守婚約,一生一世~與其彼此拉扯,不如離婚較乾脆,靠主繼續向前。
妻子順服丈夫、丈夫為妻子捨己~是啦,聖經這樣寫,但實際操作上,總是有限度吧!
積極主動傳福音~我可不想讓我的鄰居知道我是基督徒,太奇怪了!
短宣隊~這絕對不會出現在法國教會的行事例裡~因為大家都要放假!

我的觀察與了解或許有限,但多少反應法國教會的光景。法國人已被一些福音機構評為「最難攻克」的福音硬土之一。法國~這個自由民主的國家,與基督的福音相離不是因為外在的政治設限信仰自由(一些共產極權國家~如北韓);也不是因為環境上的宗教迫害(一些回教國家~如葉門),而是人心中那個「沒有神」的現實主義,否認靈魂的饑渴就近「心理治療」的死泉,使他們面對看不見的神有著跨不過的障礙。

由 於日益感受到為法國人禱告、用法語傳福音的迫切與需要,十月時,我向神禱告能用法語傳福音,並在年底前結福音的果子。若是如此,我就預備自己將來轉進法語 服事。十一月初我邀請一位韓國友人到家裡吃飯,言談間我覺得聖靈已預備好她的心要來接受耶穌了,我就向她分享福音,也問她是否願意承認自己的罪,並接受救 恩。她很嚴肅地點點頭,我就帶她做了決志禱告~Voilà喏,這是我第一個用法語結的果子~雖然是韓國人。哈哈!

(下圖是Rudy 我 和Vivien一起去後者的學校禱告巴黎九大Université Dauphine,最後用手機拍的相片~品質非常手機)

團契部份,這學期起,也有一些很奇妙的轉變。將在明年自東亞大國宣教的Rudy很穩定地加入我們。我教他一個中文字:「寶」~一方面他的喜感十足,很「寶」;一方面他和我一起討論事工、一起為學生禁食禱告,補足了我的有限與孤單,實在是神所賜的「寶貝」。一個非洲博士班基督徒學生Vivien也都準時與會。因著這兩位法語弟兄,團契很自然地中文與法文共舞~學生們也都學習用法文分享、講見證、或是即席翻譯。上帝也日益把愛法國人的心放在學生心中。班班~一個學電影的台灣學生,曾常毫不保留地表示她多麼厭憎法國人的驕傲、愛抱怨的民族天性,但在近日的禱告中,她開始為法國人多麼需要神而流淚向神呼求。對我來說,這‧就‧是‧神‧蹟

我在你們那裡,又軟弱、又懼怕、又甚戰兢。我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大能和大能的明證,叫你們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 一天我在思想如何向巴黎人分享耶穌時,神透過這段話語鼓勵我。我的法語還不夠流利、也還不夠深入認識法國社會,傳福音時常覺得踢到鐵板或貼到冷屁股。而巴 黎人正像當年的哥林多人集各種能力、世界精英於一身。我承認與之交鋒,真是又軟弱、懼怕且戰兢的。也正因如此我需要更多地倚靠神、仰望聖靈的工作、叫人的 信不在乎傳道人的能力,而在乎神的大能。願您持續舉起聖潔的手,為這地的福音工作禱告。上帝要顯大能在這個地土,法國人重新認識基督為他們釘十字架!敬頌   平安

                                                                       被神所愛 為您所扶持的

                                                                                           靜娟

代禱事項

      ~在台灣的母親身體健康,經歷神的醫治與救恩(這兩個月她被診斷出有高血壓與糖尿病)
~
學生們能跨出信心領域,與同學們分享個人得救見證,並有美好的經歷。
~上帝更多使用我所住的「恩典之家」,成為一個充滿讚美、敬拜與神的話語的居所。

~年底學生營會12/28~01/01,靜娟將連續四天照顧3~5歲的孩童~這是我第一次接兒童服事喔
~
學生小詠&思惠結束學業回國,請繼續為她們禱告~在靈裡堅心倚靠神,用信心得神喜悅

(上圖~巴黎布隆涅森林一景,下圖~和教會的弟兄姊妹去森林散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